朱建中 - 102.变态恶魔许贵柱落网始末

发布日期:2019-12-17   浏览数:166

尽管前两起案子没有伤到人,凌河警方已经开始加大力度进行破案。5月26日,新制北里女住户高某被发现杀害在家中……

“5·26”案件发生后,市刑侦队开始介入。当时还仅仅是把它当成个案来分析。让警方猛然意识这很可能是一起串案的是5月31日。

5月31日,警方接到报案:某中学31岁的女教师钱某死在古塔区民治里的六楼家中。

民警赶到现场时,看到死者头东南、脚西北,刀刺颈部,阴部被锐器划了几刀。背部有刻字的划伤。死者还被穿上了连体袜和鞋子。室内的4瓶啤酒和两瓶罐头等小东西也被堆到床上……根据调查,死者在凌晨一点被害,来人至少在室内逗留两个小时以上,而且摆弄过尸体并且和尸体玩过牌!

被害人身上留下的字

这是一个什么样的凶手?

经过各方面的汇总材料显示,“5·03”、“5·18”、“5·26”和“5·31”案件可能是一人所为,而且犯罪分子极可能继续作案。锦州市警方经过认真研究,一个“5·31专案组”迅速成立!

奇怪 尸体背后刻有怪字

5月31日至6月2日,锦州警方集中全市最精干的警力研究侦破方案,同时重新搜集歹徒的体貌特征,研究其作案动机并制定相应对策。

专案组成立后,对系列案件进行了重新调查。“5·03”案中的汤某和“5·18”案中的赵某和犯罪分子见过面。在调查中,两人都称犯罪嫌疑人个子不高。赵某说:“他不会超过168厘米,因为我就是168厘米,那天晚上我光脚时,他和我差不多。”此外,两人还描述那个人不胖。

当时警方对嫌疑人的素描

他基本上是在顶楼作案,阳台进入,从门逃走,善于攀爬;他作案从容,善于破坏现场,不留痕迹,他可能是老手或者有过前科。犯罪嫌疑人把被害人身体全裸,或头朝东脚朝西摆放,且女子下身处有明显锐器伤,从受害人的分泌物化验来看,没有任何性行为,但又从侮辱尸体等方面分析,他可能有过婚史受到过强烈刺激……越来越多的调查使此人的大致形象浮出水面:年龄在40岁左右,身高在160至168厘米之间,中等或偏瘦,估计受过某方面的刺激,可能有前科劣迹,对市区地理熟悉,善于攀爬……随着侦破的深入进行,民警把他的体貌特征一点点地由最初的7条扩充到后来的9条以至11条。

刑警一边做分析,一边将尸体上的刻字请教语言学家。此字终于在老《康熙字典》里查到了,念máo(音“毛”),闽南方言是“大茶壶、妓女”的意思。在北方方言的意思却大相径庭,是“美色、美人”的意思。警方断定,他肯定心理变态。

手机 成为破案突破口

案子在查,民警在苦苦地寻找着突破口。一面进行重新认证,一面加大力度进行排查,然而没有让人兴奋的东西出现,案子一度进入胶着状态。

6月13日,不幸再次发生。当晚6时,警方接到报案,古塔区长安里一位40多岁的妇女于某在家中惨遭杀害,犯罪嫌疑人的手法与“5·31”类似。

警方进入现场了解到,死者于某,45岁。丈夫在海南做生意,她已和丈夫分居多年。于所住的房子是朋友的,刚住进来不到一个月。她在晚9点左右回家,邻居证实听到了开门、放水和洗澡的声音。现场也发现她的胸罩和内裤整齐地晾在卫生间内。她和前几起案件被害人的遭遇十分相似。犯罪分子处理现场时也表现得相当沉着,痕迹被处理得很巧妙。警方在调查中发现,于某1350416××××的手机在现场丢失。民警立即调取到手机信息,结果让警方兴奋异常:死者的电话单上有9次主叫和被叫,最为关键的是通话的时间在13日9点至12点14分之间,而警方检查于某在6月11日就已被害!这就是说,手机极可能在犯罪分子手里,而且他还通了话。

警方立即动用技侦手段掌握了手机持有者的大致方位。发现手机是按锦州至沈阳方向移动,最初的是在大虎山,最后在沈阳南站。一方面,警方调查通话的5个人。其中死者的一个朋友称他打电话的时候对方没有讲话,他可以听到持死者手机的人不是在很静的房间里,而是有“咯哒咯哒”的车轮声。警方断定,犯罪分子一定去了沈阳,可能是坐火车。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警方用了排除法。他们亲自开车从沟帮子走102线,一路从京沈高速公路去沈阳,模拟的结果证明手机持有人肯定没有从公路走,他可能乘坐的只能是K641和1347列火车。经过排查,目标最后锁定K641。

若在平时,查清一列火车上的旅客信息谈何容易。此时,“非典”的旅客健康登记卡给民警带来了意想不到的方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