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营业务收入分录 - 月薪30万!狂砍93%!券商高管怒告老东家,索赔1000多万薪酬!法院判了。。。

发布日期:2020-04-08   浏览数:88

  金融民工讨薪故事太多,但副总裁级别的高管和老东家闹起讨薪官司的事,却并不多见。 入职14年,从总裁助理奋斗到了副总裁职位,突然之间,却被公司“拿掉”高位,月薪也从原来的30万猛砍至2万,就连“约定”的数百万奖金都没了。日前,裁判文书网公布的劳动争议判决书,揭开了一位券商高管长达18个月的艰难讨薪历程。

   

  裁判文书显示,2017年7月开始,民生证券原副总裁方某被董事会免去多个高管职务,并被数次调整薪资,降薪幅度超九成。因不满被拖欠薪酬,方某选择离职,并以一纸诉状告上公堂,要求民生证券赔偿其被拖欠的超千万元的工资、奖金及补偿金等。 到底是券商事后考核、故意不发钱?还是方某任职期未能尽责而被取消奖金? 一起来看下法院到底是怎么判的。 连续遭遇降职、降薪

  券商老兵走上讨薪路

  从业十多年、身居副总裁高位的方某,怎么也没想到,会和老东家民生证券因为薪酬赔偿问题而多次对簿公堂。 时间还需要回拨到16年前。 2004年2月1日,方某入职民生证券公司,入职时岗位为总裁助理及投资银行总部经理。据法院认定事实显示,双方曾多次订立劳动合同,最后一份劳动合同期限为2015年6月11日至2018年6月10日。2007年8月28日,方某担任副总裁。2010年7月9日起,方某担任执委会委员、合规总监、副总裁。2014年4月11日起,方某除担任上述职务外,另任执行副总裁及首席风险官。 从2016年6月1日起,方某月薪就已达到30万元,其中基本工资6万元、岗位工资9万元和绩效工资15万元。其中基本工资和岗位工资按月发放,绩效工资按年发放。 可以说,年过五旬的方某从总裁助理一路打拼到了执行副总裁的高位,实属不易。 然而事情到了2016年年底开始发生了变化。2016年12月20日,方某被免除合规总监职务,其他职务继续担任。当时,方某的月薪仍然是30万,尚未发生调整。 2017年7月17日,民生证券公司董事会作出免除方某高级管理人员职务的决定,同时聘任其为风险管理总部高级顾问,方某被免除行政副总裁、首席风险官、执委会委员职务。按照民生证券公司员工薪资标准表,方某的月工资调整为57500元。 随后,因高级顾问职务为专项工作,2018年4月1日以后民生证券公司未为方某安排从事其他新工作,且自同日起调整方某的月工资为20000元。这也是方某被第二次调整了薪资。 短短不到一年时间,方某的月薪就从30万砍到了只剩2万,原副总裁沦为一线金融民工,无论是职位还是薪酬,其落差之大足以想象。为此,方某愤而辞职。 据中国证券业协会从业人员公示信息显示,方某在2018年6月15日从民生证券公司离职,并进行了离职注销。

   

  随后,方某以民生证券公司拖欠工资为由,迅速提请劳动人事仲裁。彼时,北京东城区仲裁委判决,民生证券需向方某支付工资差额及经济补偿金合计30万元左右。但方某则认为,民生证券需要向其支付各种欠薪及经济补偿金合计达1035.13万元。 因对仲裁结果不满意,方某选择上诉北京东城区人民法院,并提出了以下几大诉求: 1、发还调岗前2017年1月1日至7月17日期间应于2018年发放的50%工资为97.92万元; 2、补齐2017年7月18日至2018年6月8日工资差额268.87万元; 3、支付内核负责人津贴2015年30万元、2016年30万元和2017年1月至5月12.5万元; 4、2014年董事会奖励基金中应于2017年支付部分60.06万元,2015年董事会奖励基金中应于2017年支付部分193.67万元和应于2018年支付部分193.67万元; 5、2004年2月1日至2018年6月8日解除劳动条约经济赔偿金147.94万元。 对于上述诉求,方某提出,民生证券应该发还调岗前的递延工资、董事会奖励基金以及解除合同的经济补偿金。而民族证券则认为,除了第二次调岗没有走相应流程,应该赔付其4.05万元的工资差额以外,无需向方某支付任何费用。 “未勤勉履职”奖金为零?

  任职期曾连收多封监管函

  在金融圈的小伙伴都知道,高额的奖金都会有递延制度。从方某的诉求不难看到,双方的核心争议在于递延的工资和奖金,到底该不该在调岗之后发放? 从方某2018年6月8日提交的《离职报告》,民生证券拖欠工资包括:“2014年度董事会奖励基金应于2017年发放的20%部分;2015年度董事会奖励基金应于2017年发放20%部分,应于2018年发放的20%部分;2017年1-7月作为公司高管应于2018年发放的50%工资部分;作为公司投行业务内核负责人,依据公司投行业务奖励制度应予发放的2015年度、2016年度、2017年度的内核负责人津贴”。 其中包含“董事会奖励基金”这笔款项因数额巨大而引发双方激烈争议。 民生证券指出,按照规定,在奖金延期支付期间,高管人员未能勤勉尽责,导致分管业务亏损或存在重大违法违规行为或重大风险,公司停止支付全部或者部分未支付的奖金。故方某不应享有董事会奖励基金延期支付部分。 民生证券指出,方某担任内核负责人期间的2015年度至2017年度,公司均存在因违规行为被扣分情形,且方某没有完整承担整个2017年度的内核负责人工作,故不应向其支付内核负责人津贴。 基金君通过证监会官网查询,2014年4月30日至2017年7月14日(方某任职期),民生证券曾先后收到了证监会、广东证监局等先后发出的多份罚单。此外。民生证券还收到了股转系统、深交所等发来的监管意见函及通报批评处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