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Q密码怎么修改 - 吴铭:老胡突然讲道德

发布日期:2022-06-21   浏览数:179

收藏() 评论() 字体: 大 / 中 / 小

如果你愿意讲道德,那就从今天开始,一直按照道德的要求,评论时事和人物,可以吗?觉得道德可以用时,拿过来用一下;觉得道德碍手碍脚时,就扔掉,这不好吧。

老胡突然讲道德

作者:吴  铭(20220619)

  道德,指一定的社会行为规范,我看,言论也要守这些规范,言行一致嘛。中国传统的道德,大约是忠、教,信礼耻慧敏,温良恭俭让之类,当然很重要,所谓“礼义廉耻,国之四维;四维不张,国乃灭亡。”共产党对传统道德有扬弃,建立了新的道德体系,比如为人民服务,群众路线,要先群众的先生,先当群众的学生之类。

  我观察老胡这个人其人其文,也有好几年了。我的结论,此人写文章从来不讲道德标准的。这里的“不讲道德”,是指他写文章,从来不从道德的角度赞扬或批评某人某事,相反,他一贯是强调要“理性、中立、客观”地看问题,他尽量避开道德绑架。

  不过,最近,老胡突然讲“道德”了,这是老胡第一次从道德角度臧否社会人物和事件。这很新奇,值得一说。

  前几天,诺贝尔奖获得者、著名作家莫言在香港的一个什么大学举办的什么大会上说他有一个“偏见”,“文学永远不是歌颂的工具”,司马南觉得这话不在理,所以,进行了批评。文学嘛,既可以歌颂也可以揭露。我觉得,揭露这个就可能在歌颂那个,歌颂那个也很可能是揭露这个,歌颂和揭露是手心手前的关系,是分不开的。莫作家的一位拒绝透露姓名的女粉丝打电话指责司马南,被司马南回怼了,怼得她张口结舌。司马南还把电话录音、聊天记录公布了出来。于是,老胡说,公开与批评者的对话录音,这是不道德的。

  通常,舆论事件,总是两方面构成,我们笼统地说,是中国人民和帝国主义,或者是中国百姓和资本势力。老胡的洗地,无一例外地是站在外国人、资本势力一方,是回护外国的主要是美国、日本,而很含蓄、很巧妙、很不露声色地阻挠中国人、老百姓,以便于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如果谁觉得有例外,请举例子告诉我,可在文后留言。

  比如,方方日记刚刚出笼时,受到全国人民的痛斥。胡锡进却说,方方日记是复杂中国不可或缺的一种颜色。那当然是肯定方方日记、批评中国网民不应该大惊小怪。他这是从“复杂中国”的角度,替方方日记找到了“不可或缺”的社会意义。

  中国的百多位记者、作家、学者,比如何兵、马立诚、蒋方舟等,拿了日本人的钱,写出让日本人满意、让中国人反感的文章,受到全国网民的痛斥。老胡说,拿外国人的钱,写出让出资方满意的文章,这是“现代国际交流的通行规则”。这是从“国际交流的通行规则”角度,帮这百多位记者、作家、学者拿日本人钱、写让中国人恶心文章的行为,找到了合理性。

  中美外交战,中国关闭美驻成都领事馆,中国网民欢声雷动,表示支持;成都人民则放鞭炮、唱“今天是个好日子”表示庆贺,预想中的对美国领事馆的依依不舍并没有出现,这让美国人很丢脸。老胡说,外交的事交给外交部处理,中国吃瓜群众只管吃瓜,不要给国家添乱。他这是从专业的角度,阻止了老百姓对美国人的嘲笑。

  特斯拉汽车频频出现故障,一女车主出来维权,结果被特斯拉的彪开大汉架起手脚,扔到门外;上海警察立即将女车主拘留,特斯拉方面说,“我们不屈服”……这让中央媒体看不过去,替车主说了几句话,让特斯拉备感压力。老胡说,“国家标志很明显的媒体不要扛舆论大旗”,维权的事,交给消费者,这样可以锻炼消费者维护自己合法权益的能力。他这是从锻炼消费者的能力角度,反对国家标志很明显的媒体替老百姓讲话,当然是减缓了特斯拉的舆论压力。

  人教版毒教材问题发酵了,举国声讨吴某、曹某、温某,火势越来越猛,而吴曹温诸公则高挂免战牌,闭口不言。老胡出来说,对教材领域的整顿,不能“扩大化”,以免“牵连”整个社科出版业。他这是从担心“城门失火,殃及池鱼”的角度,预先替整个社会科出版业修一了防火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