换一个眼角膜多少钱 - 做优新时代刑事检察工作的路径探索

发布日期:2019-08-30   浏览数:181

  最高人民检察院张军检察长在2019年1月召开的全国检察长会议上强调,要主动适应形势发展变化,深化内设机构改革,推动“四大检察”全面协调充分发展。在“四大检察”法律监督格局中,刑事检察一直处于重要地位。新时代,刑事检察工作如何向“更加好”努力?应抓住哪些关键环节,着力于哪些重点工作?如何进一步推进专业化建设?这些问题需要研究。为此,本刊围绕“做优新时代刑事检察工作的路径探索”这一主题,邀请理论界、实务界专家共同探讨,给出良策。

  特邀嘉宾   

  山东大学法学院院长、教授 周长军 

  浙江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黄生林  

  湖北省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冯新华  

  江苏省无锡市人民检察院副检察长 李乐平

  做优刑事检察工作应抓住哪些关键环节,着力于哪些重点工作?

  周长军:做优刑事检察工作,除上述宏观层面的努力外,还应结合近期我国刑事诉讼制度的重大改革,抓住一些关键的环节,重点开展工作。比如,根据修改后的刑事诉讼法,当前我国各地正在全面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从法律规定看,被追诉人认罪认罚后,能否在侦查阶段撤销案件,能否在审查起诉阶段作出不起诉决定,以及能否适用刑事案件速裁程序或简易程序进行处理,很大程度上取决于检察机关对案件情况的认知和判断。与此同时,作为一种效率导向的制度改革,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必须满足最低限度的公正标准,否则将难以长期运行。由此,检察机关应当担负起应有的使命,重点开展以下三项工作:一是重视被追诉人律师帮助权的保障,提高被追诉人的协商能力,确保被追诉人认罪认罚的自愿性和真实性。二是养成控辩平等观念和契约精神,尊重被追诉人及其辩护人的平等主体地位,而且不能随意改变被追诉人具结书的内容。三是提高量刑建议的科学性和合理性,既要提出尽可能明确的量刑建议,以有效制约审判机关的量刑权,同时可以让被告人对自己认罪认罚的后果有相对明确的判断,又要避免量刑建议过于具体以致不当地限缩了法官的量刑裁量权。

  黄生林:做优刑事检察工作应当着力于以下五项重点工作:一是协同构建大控方格局。要密切侦诉联系,加强协作配合,形成合力,共同推动庭审实质化和证据裁判原则的落实。具体而言,要探索完善诉前会议制度,在诉前充分听取侦查人员、当事人、辩护人、诉讼代理人等的意见,提升案件质量,防范冤假错案。探索完善侦查人员、鉴定人、专家证人等出庭的公诉工作模式,完善具体工作指引,提升审查、庭审应对能力,确保出庭的有效性,切实增强庭审指控效果。要强化对侦查的监督和制约,将证据要求通过检察这一中间环节由审判向侦查前端传导,促使提升侦查质量,从而合力完成刑事指控任务。具体而言,要着力完善侦查监督机制建设,建立完善检察机关重大刑事案件提前介入侦查活动、中级法院一审的重大刑事案件由同级侦查机关移送审查起诉、重大刑事案件同步录音录像、侦查终结前讯问合法性核查等机制。二是深入推进科技与刑事检察工作融合。要构建以技术性证据为核心的刑事指控体系。大量科技手段的应用,给刑事侦查特别是证据体系带来了颠覆性的变革,高度重视技术性证据的证据地位和证明作用,着力强化现代科技在刑事破案、指控中的应用,构建以技术性证据为主导的新型刑事指控体系,是做优新时代刑事检察工作的必然要求。要大力推进智慧刑检工作,以办案为中心,以需求为牵引,以问题为导向,持续深入推进科技与刑事检察业务的深度融合。当前,要将大数据在统一证据标准、提高量刑建议水平方面的应用、出庭一体化平台建设以及智能语音、“三远一网”技术的运用等作为重点内容。三是全面落实认罪认罚从宽制度。要正确把握适用范围,积极推进轻罪案件适用,稳妥推进重罪案件适用,有效推进职务犯罪案件适用,实现罪名适用全覆盖、程序适用全覆盖。要严格证据审查,遵循证据裁判原则,加强认罪认罚自愿性、真实性审查。要强化审前过滤,落实少捕慎诉,把认罪认罚情节作为判断社会危险性的一个重要考量因素,依法大胆适用不捕不诉。通过认罪认罚不起诉、从宽,进行案件繁简分流,提升诉讼效率。要加强与法院沟通协调,完善量刑标准和量刑建议程序规范,认真听取采纳律师对量刑的合理意见,充分利用大数据辅助量刑。要强化值班律师的作用,着力建立值班律师参与诉讼的便捷机制,切实保障犯罪嫌疑人、被告人的辩护权和获得法律帮助权。要区别对待认罪认罚从宽被告人上诉问题。在提前释法说理避免诉讼程序“倒流”浪费司法资源的同时,对于为了进一步减刑或拖延留所服刑而反悔上诉的投机性被告人,应通过提出抗诉等方式,防止发生“破窗效应”。对于事实、证据发生重大变化、程序违法等情况,应支持当事人维护自身权益。四是扎实推进捕诉一体办案机制。要建立健全分案机制,根据“类案办理、专业优先”“一人谁办理,全案谁办理”等原则合理确定案件承办部门和承办人。要整合审查逮捕、审查起诉两项审查职能,优化审查模式,减少不必要的重复劳动;实行繁简分流,实现简案快办、繁案精办。要突出实质审查,严格执行审查逮捕、审查起诉两个阶段不同的法定条件与证明标准,严防变相提高逮捕标准,严防构罪即捕,严防凡捕必诉,确保不同阶段的办案质量。要强化审查引导侦查,特别要重视(不)捕后诉前环节的引导侦查工作,列好补充侦查提纲,写明详细理由,引导侦查机关及时收集固定证据,在侦查阶段就把案件办扎实,从源头把好案件质量关。五是做优做实刑事诉讼监督。要落实随案开展监督的要求,研究捕诉一体专业化背景下提升诉讼监督水平、增强诉讼监督效果的对策举措。要突出监督重点,积极探索加强下行案件监督、刑事拘留监督、查封扣押财产监督等工作。要抓住检察机关在刑事诉讼中所处的特殊节点,依法用好排除非法证据、不批准逮捕、不起诉、羁押必要性审查、提出抗诉等职能,把相关工作做深、做细、做专业,凸显刑事监督的效力与效果。要深入推进监督事项案件化办理,探索建立严密的程序规范、证据规则和管理流程,提升法律监督的精细化和准确性。要探索建立对监督工作的案件化评价机制,加强对监督失职的制约措施,防止捕诉一体后的监督弱化、虚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