钱明奇 - 一项制度改变一条河流的命运

发布日期:2019-12-15   浏览数:151

  原标题:练江大小支流又黑又臭垃圾成堆中央环保督察组建议汕头党政领导住到江边

  一项制度改变一条河流的命运

  ● 2018年6月中旬,中央环保督察组到汕头就练江污染整改进行“回头看”,但所看到的练江大小支流,或垃圾随意堆积,或河水又黑又臭。2016年给汕头留下的13个整改项目,竟然一个都没有按时完成。督察组郑重建议汕头市党政主要领导住到江边,直到江水不黑不臭

  ● 练江有15条支流污染严重,目前每条支流都有一名市党政领导驻点包干,并成立由驻点市领导任组长的专项工作组,建立驻点工作方案、台账和档案,向社会公开发布驻点信息。由此,练江污染治理从点到面全面铺开,并已初见成效

  ● 为了彻底根治练江的污染问题,汕头市建设了2个垃圾焚烧发电厂、2个印染园区、10个污水处理厂及其配套管网。这三项工程是练江污染治理的关键,也是最为棘手的难题。目前,随着潮阳区垃圾焚烧发电厂的投入运营,全市垃圾已经全部实现焚烧处理

  溶解氧从0.05毫克/升到7.34毫克/升,足足提高146倍,从水里没有任何生物到重新看到鱼……一年半时间,谷饶溪已然大变样。

  谷饶溪是潮汕地区“母亲河”练江的支流。上个世纪90年代起,练江开始发黑发臭,并逐渐成为中国污染最严重的河流之一,谷饶溪亦未能幸免。2018年6月中旬,中央环保督察组到广东省汕头市“回头看”,对练江的污染问题触目惊心,郑重建议汕头市党政主要领导住到江边,直到江水不黑不臭。《法制日报》记者随督察组见证并采写了相关报道。

  督察组离开后,汕头市长郑剑戈于6月22日带队住到谷饶溪边。其后,新到任的汕头市委书记马文田也住到了峡山大溪支流。7月9日,广东省委书记李希到汕头调研督导练江整治。省长马兴瑞坚持每半年到练江督办一次,并现场调度办公……今年12月初,《法制日报》记者再次来到汕头采访时看到,练江污染治理已初见成效。

  环保督察两赴练江

  整改项目无一落实

  采访中,郑剑戈告诉《法制日报》记者,同一个城市、同一间会议室、同一个主题,但却由被动挨批到介绍治理成效,这在一年半前,他连想都不敢想。

  2018年6月15日,中央环保督察组到汕头就练江污染整改进行“回头看”,但所看到的练江大小支流,或垃圾随意堆积,或河水又黑又臭。在谷饶溪,督察组打上来的水居然黑如墨汁,水里溶解氧低到0.05毫克/升,“河水里基本上没有氧气,别说鱼,根本不可能有活物”。

  然而,早在2016年12月,督察组对广东省进行第一轮督察时就对练江污染问题提出了明确的整改要求,广东省也制定了整改方案。但当督察组“回头看”时却发现,2016年给汕头留下的13个整改项目,竟然一个都没有按时完成。一年半时间过去了,练江的污染依然如旧。

  2018年6月16日,同样是在汕头迎宾馆的这间会议室里,督察组向汕头市党政主要领导郑重地提出三项建议,其中包括住到江边,直到江水不黑不臭。“督察组‘回头看’后提出的‘五个震惊’,让我们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郑剑戈说。

  “在督察组‘回头看’前,对于练江啥时能消除劣五类,其实我们心里也没底。”汕头市政府一位负责人坦言,练江有治理方案,治理资金也不是完全没有,但却不敢投,“那么多钱扔进去了,如果治不好怎么办”。

  广东省生态环保督察办公室主任赖海滨透露,在汕头当地,“从政府官员到百姓,一些人认为练江没法治,也没必要治,甚至一度想放弃治理”。

  郑剑戈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不敢治的主要原因是没有一套完整可行的制度作保障。

  2016年到2018年,督察组两次到练江。从第一轮督察提出问题到一年半后“回头看”发现没有整改,从提出单个项目的整改要求到提议汕头党政主要领导住到臭水边上,针对练江污染问题,督察组开出了两付不同的“药方”。

  “正是中央环保督察的制度设计,使得练江整治从根本上扭转了被动局面,过去不敢想、不敢做、做不了的事情,现在都在短时间内取得了重大突破。”汕头市党政主要领导认为,是中央环保督察制度拯救了练江。

  党政领导驻点包干

  污染治理全面铺开

  12月3日,在谷饶镇溪美村老年活动中心的一家办公室里,《法制日报》记者看到了郑剑戈的行李铺盖,推开窗户外面就是谷饶溪。据当地人介绍,督察组“回头看”离开后的第6天,郑剑戈就住到了谷饶溪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