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车交易市场 - 网络安全法迎来首次修改

发布日期:2022-09-23   浏览数:151

《法治周末》记者 朱雨晨

实施了5年多的网络安全法,迎来首次修改。

9月14日,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发布《关于修改的决定(征求意见稿)》,向社会公开征求意见。

此次修改,拟调整违反网络安全法的行政处罚种类和幅度,大幅提高罚款金额;同时,拟完善关键信息基础设施运营者有关违法行为的行政处罚规定,新增网络信息安全其他违法行为的法律责任规定。

鉴于个人信息保护法规定了全面的个人信息保护法律责任制度,此次修改,还拟将原有关个人信息保护的法律责任修改为转致性规定。

受访专家表示,此次修改,在很大程度上,更有利于做好网络安全法与相关法律的衔接协调,并且在完善网络安全法律体系上开创了新征程,在保护个人、组织网络空间合法权益以及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上迈出了新的一步。

修改背景

网安法实施5年多,影响深远

网络安全法于2017年6月1日正式实施。深耕互联网领域多年的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王综玮律师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表示,网络安全法实施5年多,影响深远。

她指出,作为我国网络领域的第一部专业性法律,网络安全法从立法层面确立了网络安全主权原则,化繁为一,建立了网络运营者、网络使用者以及网络安全管理部门之间的联系机制,明确了各方在网络安全保护领域的权利与义务,创建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制度,建立了个人信息保护规则,为构建网络安全法律法规体系提供了基础保障。

细细说来,一是构建了网络安全法律体系的基石。

随着网络安全法的深入实施,我国的网络安全保护法律规范和体系逐渐健全,从网络信息内容治理领域,到个人信息保护领域,再到数据安全领域,网络安全法与网络信息内容生态治理规定、个人信息保护法、数据安全法等法律法规,共同搭建起网络安全领域的治理体系。

二是构建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网络安全保护屏障。

网络安全法实施以来,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制度得以建立并逐步完善,从监督、安全审查、应急演练、安全保护管理等方面都加强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强化了关键信息基础设施保护能力,从而预防关键领域的网络安全风险。

三是建立了网络安全保护的行政法律责任与刑事、民事法律责任的衔接机制。

网络安全法对未履行网络运行安全义务、违反用户身份管理规定、违反关键信息基础设施采购国家安全审查规定等违法行为规定了一系列行政责任,并与刑法、民法典等法律相衔接、协作,构建起完整的保障网络安全的法律责任体系。

“但是,站在网络安全法实施五周年的起点向前看,在现阶段疫情反复与居家办公常态的前提下,网络环境开放、用户角色增加、防护边界扩张、5G等应用与技术的突破带来了各类新的网络风险,包括新的数据安全风险、个人信息保护风险、技术安全风险等,层出不穷,千变万化。”王综玮说,网络安全法的修改,正是在网络技术的跨越式发展背景下和落地实施中遇到的困境与难题中,与时俱进、扬长避短。

多位专家学者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在当前技术攻防态势和国际环境共同影响下,对于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保护,以及对各类网络安全违法犯罪行为的惩治重要性日益凸显。同时,随着个人信息保护法等相关法律法规的逐步出台和完善,也需要网络安全法作出适应性调整,保持相关法律法规同步协调。

修改亮点一

提高行政处罚上限,引入资格罚

王综玮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本次网络安全法的修改主要涉及第六章的“法律责任”部分,拟修改的主要内容之一,是对违反网络运行安全一般规定和网络信息安全法律责任制度进行了调整,具体包括对违反相关规定、义务的行政处罚幅度进行调整和加入了从业禁止措施。

例如,对一般违反网络安全法网络运行安全保护义务或者导致危害网络运行安全等后果的行为,本次修改进行了条款合并,对违反情节严重的,除了常规处罚措施外,不仅加大了罚款力度,从最高100万元,提高到5000万元或上一年度营收的5%罚款,还对直接责任人增加了从业禁止措施。

而对于不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对法律、行政法规禁止发布或者传输的信息采取停止传输、消除等处置措施的,或者不按照有关部门的要求对网络存在较大安全风险和发生安全事件采取措施的,情节严重的,本次修改后,将处于100万元以上5000万元以下或者上一年度营业额百分之五以下罚款。

中国政法大学传播法研究中心副主任朱巍在接受《法治周末》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对违反网络运行安全保护义务或者导致危害网络运行安全等后果的行为的行政处罚种类和幅度进行调整,大幅度提高罚款金额,是本次网络安全法修改的主要特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