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人独资企业登记管理办法 - 评论:中国法律援助现状调查

发布日期:2019-12-17   浏览数:97


评论:中国法律援助现状调查
 
2006年08月31日08:30 法制日报  

  本报记者 王宇

  “法律援助初步走出经费困扰。”在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听到这句话时,记者惊讶得有些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多年来,“经费不足”、“经费成为制约瓶颈”这样的话,记者早已耳熟能详,“2003年人均法律援助经费一毛多钱”这句话也让记者记忆深刻。因此,在今天采访开始的时候,记者一抛出“经费保障”的问题,就习惯性地等待对方倒苦水,结果得到了出乎意料的回答。

  在进一步的深入采访中,记者从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获得了第一手的最新数据。

  政府财政有力支持 初步摆脱经费困扰

  “分水岭”是2003年法律援助条例的颁布实施。

  “对条例的实施最强有力的支持来自于政府财政。”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主任贾午光告诉记者。

  贾午光拿出了一组数据:2002年全国法律援助经费总额仅有8444万元。到2005年,全国法律援助经费增加到28052万元,2006年上半年法律援助经费总数达到21803.40万元。这些数字成为“法律援助初步走出经费严重匮乏困境”的有力佐证。

  更引人关注的是,在西、中、北部这些法律援助力量比较薄弱的地区,经费增长最为明显。以江西省为例,今年上半年的经费比去年翻了4番,而青海、贵州两省和去年同期相比也分别增长了172%和130%。

  在乐观的同时,相关人士也指出了尚存的问题:全国各地经费分布上还存在很大不平衡,“广东、河南、浙江、重庆等9个省(区、市)的法律援助经费收入占全国总数的57.48%,其他23个只占了42.52%。”

  此外,县区级法律援助机构经费仍然偏低。

  申请法援门槛降低 受援人数大大增长

  “经费不断增加,办案量必须随之增加,并且要保证办案的质量,法律援助的覆盖面要进一步扩大,社会影响也要进一步扩大。”贾午光这样描述未来的工作目标。

  据司法部法律援助中心统计,在法律援助条例实施前的2002年,全国法律援助案件办案数为13.57万件;后呈逐年递增态势,到2005年达到25.3万件;2006年仅上半年,全国就达12.48万件,比2005年上半年又增加18204件。

  据了解,今年国务院下发文件,降低了农民工申请法律援助的门槛,“对申请支付劳动报酬和工伤赔偿法律援助的,不再审查其经济困难条件。”

  “文件下发后,2006年上半年与去年同期相比,农民工受援人数增加了30%,与农民工有关的工伤案件增加了43.84%。”贾午光告诉记者。

  岳坤就是这项政策的受惠者。从南京市安德门外来人员法律援助站的工作人员手中,接过讨回的6000元工钱时,这个从山东省枣庄市来宁打工的小伙子,坚决要请帮助他的工作人员吃顿饭,但法律工作者们拒绝了他的好意。

  去年3月,22岁的岳坤来到南京市某企业当切割学徒工,每月工资为300元钱。学徒工的工作很辛苦,每天工作10小时以上,双休日也要加班。

  岳坤告诉记者,一开始他并不知道,单位给他的工资还不到南京市的最低工资标准。直到做工做了大半年,岳坤才得知,南京市的最低工资标准为690元,而且单位也没为他交纳相关的社会保障金。

  岳坤当即找到单位要求提高工资待遇,并为其交纳社会保障金,但遭到拒绝。岳坤一气之下提出了辞职。

  辞职后,岳坤身上仅剩回家车费。他想离开南京回老家。岳坤说,就在他准备买车票时,一位工友建议他到安德门劳务市场里的法律援助站去试试。

  “当时,我根本就没有想过还能讨回工资,只是想去咨询一下,以防下次再被骗。”岳坤说,他将单位克扣自己工资的事告诉了法律援助站的工作人员。结果,工作人员当即受理了他的申请,并很快委派律师车仑给予岳坤法律援助。

  车仑了解了大概情况后,与法律援助站的工作人员先后几次到岳坤的打工单位了解情况。协商无果后,今年4月,车仑作为代理律师向建邺区劳动仲裁委员会提请劳动仲裁。后经调解,单位同意支付岳坤一年少发的工资和加班工资6000元。

  岳坤告诉记者,现在他和他的工友只要遇到法律问题就会去安德门,法律援助站现在已经成了他们这些外来务工人员的“娘家”。

  “不仅是农民工,一般贫困者、农民工、妇女的受援人数也有了较大的增长。”贾午光说。

  民事法援案件胜诉率达九成 数量增长和质量提升同步走

  数量和质量似乎是一对永恒的矛盾,办案数量增长的同时,办案质量是否能得到保障?记者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