绿色食品标志管理办法 - 从浏阳探索到长沙经验 人民健康发展战略医改启示

发布日期:2021-04-07   浏览数:79

骨伤科医院江氏正骨术第三代代表性传承人江林为患者进行手法复位。

文/唐学伟

2020年初,一场突如其来的新冠肺炎疫情席卷全球。疫情将我国医疗体系不充足、不均衡的问题充分暴露。浏阳市在分级诊疗、医防融合的道路上大胆探索创新,整合疾病预防、临床医疗、健康教育、康复治疗等环节,形成医防融合的防控闭环,走出了一条浏阳特色的医防融合道路,形成了新型基层医疗卫生服务模式。

一、新闻背景:医改是个世界性难题。无论是“一床难求”,还是“一号难求”,“看病难”本质上都是优质医生资源的短缺。

二、新闻事实:地处湘赣边界的浏阳市基本解决了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不仅浏阳一百余万的老百姓,无需去省城等一线城市看病,而且还能解决湘赣边界,包括湖北、江西等多省市病人的看病需求,甚至就连省会长沙市的不少病友也“逆流”到浏阳来看病。这是怎么回事?浏阳凭什么?

三、问题的提出:智慧医疗应如何破解“不智慧”的问题?解决看病难、看病贵的问题难点在哪?医改进入“深水区”,应如何“啃骨头?浏阳是如何破题的?落细落小不是说只抓鸡毛蒜皮的小事,而是从小处着手,抓解决问题的关键环节,彰制度之威、显规则之力,展科技之光,从而实现“抓小节就是立大德”的效果。

四、以小见大看医改:为此特选择了“浏阳探索”的几个小故事,透过“小故事”,可以看到长沙市推进深度医改的成效和浏阳市的成功探索。在浏阳市大小医院都充分利用互联网、大数据等新兴技术,通过智慧医院信息化建设和人性化精准医疗服务,实现了“让信息多跑路,患者少跑腿”的诊疗新模式。我们可以用几则“小故事”,来感受长沙医改的浏阳温度:

故事一:破“医荒”之路在于精准选择专业,让基层医务人才强起来。

“医荒”问题何在?有这样的现象,常见报端:在不少乡镇医院,甚至县医院,国家给添置百万元设备,但却没有医生具备检验资质,医疗“宝贝”被“荒废”,高科技的设备成了“珍藏品”;乡镇医院招录事业单位编制的医务人员,医学本科报名就能录用,结果报名的“寥寥无几”,指标作废。由此引出的医务人员数量荒、专业荒、梯队荒、结构荒为特征的“医荒”现象在基层仍然严重。这种“医荒”现象,反过来又使基层医疗能力退化,群众需求得不到满足,大医院人满为患,基层医院门可罗雀,上下两端“就医难”形成恶性循环。

浏阳市集里医院原为一所乡镇街道卫生院,该院“地处城乡结合部,在夹缝中示生存,卫生院发展要主动谋变。”副院长阳历回忆,根据中风和白内障患者较多的实际情况,卫生院确定了发展特色专科的方向,到外地引进人才、技术,在当地走村入户主动寻找患者,通过“一点一点积累声誉和病源”,实现了眼科专科突破,2011年,以数百张神经内科床位为主的住院大楼投入使用,卫生院的年收入已过亿元。“专业实现突破后,人才的引进也随之破题。2005年引进一名神经内科专家,卫生院开出了10万元的年薪,还提供了一套160多平方米的住房,轰动一时;2006年引进第一位硕士研究生,成为湖南省第一家有医学硕士的卫生院。如今的集里医院己成功引进专业人才280多人,每年还坚持外送医务人员到北京、长沙、广州等地的全国知名医院进修。为了做好静脉溶栓治疗,医院先后多批次派出近30名医务人员赴天津环湖医院考察学习。铆足劲发展医疗业务,己在浏阳市的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成了一股新风尚。大瑶镇中心卫生院院长卢要文说,早在2003年,该院就一口气聘请了5位退休专家,在当地也成了一个“新闻”。在专家的带领和主导下,大瑶镇中心卫生院骨科发展有了坚实基础,吸引了湘赣周边的患者慕名前来就医。

故事二:小病不出乡,大病不出县。

加强基层医疗机构服务能力建设,是浏阳市医改的一大特色。浏阳通过建档立卡,实现了基本医疗得到保障,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现象得到有效遏制。58岁的廖先生家住浏阳七宝山,去年11月1日晚,他在打扫卫生时突然中风,嘴巴歪斜、吐字不清,四肢失去力气,经家人送往集里医院后,到院18分钟就进行了检查和溶栓治疗。 患者廖先生说,非常感谢医院的抢救,经过治疗,现在身体已经慢慢康复了。浏阳市人民医院在2017年建立区域医学影像会诊中心,连接了全市32家乡镇卫生院和社区卫生服务中心,成立三年多共会诊了2万多例病例。会诊中心通过专业光纤,实现影像的无损、实时传输,给乡镇卫生院提供更加精准的诊断和治疗方案建议,确保医疗安全。2020年,全市公立医疗卫生机构门急诊人次395.5万,出院人次36.6万,县域就诊率保持在96%以上,基本实现“小病不出乡,大病不出县”。

故事三:与患者交朋友的家庭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