羔羊大律师 - 快递进了村货物送上门(产经观察)

发布日期:2021-04-08   浏览数:52

 

冬季道路结冰,车辆难以通行。左上图为快递员阿达克骑马给村民们送快递。
  高永科摄

 

833.6亿件、300多亿件,这是2020年邮政快递业在全国、农村地区的业务量数据,农村地区业务量比重达36%。而2019年,这一占比只有24%左右。可以说,农村市场正成为邮政快递业新的“增长极”。

当前,快递下乡进村进展如何?各大快递企业如何发力新“增长极”?快递给农村地区带来哪些改变?记者进行了调查采访。

农村出现新变化

快递进村,消费品下乡有了落脚点、农产品上行通了“专快线”、就地就业机会也更多

“阿达克来了!骑着马进村了!”

白哈巴村位于新疆阿勒泰地区哈巴河县铁热克提乡,阿达克进村是村民们最盼望的事情之一。

骑着马的阿达克是送件的快递小哥。进村时,他带来了在外打工者寄回来的衣服、玩具,村民网购的商品;出村时,又捎上了当地的特产。一进一出,白哈巴村与外面的世界有了新的连接。

“从村里到乡里,有30多公里山路,从乡里到县里,还有100多公里,以前上县城取快递得花一天时间呢。”白哈巴村村民杰恩斯古丽说,现在快递直接送进村、送到家,真好!

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2020年,我国基本实现快递网点乡镇全覆盖,直投到村比例超过50%。不断下沉的快递服务网络,给农村地区带来了新变化。

快递进村,消费品下乡有了落脚点。

“过去快递不进村,村民只能进城取件,费时费力,网购一点也不方便。”谈起以前的取快递经历,广西东兴市河洲村村民陈锦福眉头紧锁。

可自从快递进了村,陈锦福的网购热情一下子高了。“你看我这一身,全都是网上买的,家里的东西也是。”陈锦福说,从小日化到大家电,从国产品牌到进口产品,便捷的快递正悄悄改变农村居民的生活方式。

“快递服务网络的下沉,支撑信息流、金融流、商品流在农村‘三流合一’,极大地释放了农村的消费潜力。”国家邮政局发展研究中心研究员刘江说。

快递进村,农产品上行通了“专快线”。

饶河县,位于黑龙江双鸭山市东北部,是国家级东北黑蜂自然保护核心区。可物流不畅,好东西卖不出,村民们守着“金山”,腰包却鼓不起来。

“村里通了快递,蜂蜜独立包装后在电商平台销售,价格可达20元/斤。现在日子可美了!”养蜂专业户李淑英笑呵呵地说,以前自家的蜂蜜除了过路人买一点,只能以10元/斤左右的价格批量卖给县里的加工厂,有时产量高了,价格更低,甚至比白糖还便宜。

据测算,在饶河县农村投递一段,共有21户蜂农,产蜜约15万斤,快递进村后可增收120万元。久负盛名的饶河黑蜂椴树蜜借助快递的渠道,插上“翅膀”飞到了全国各地。

“2020年,农产品快递业务量超过100亿件,支撑农产品销售额超过4000亿元,同比增长30%,成为农产品上行的重要通道。”刘江说。

快递进村,农村就地就业的机会也更多。

高飞是饶河县一名“邮掌柜”网店店长,村民们有啥特产,都可以寄在高飞的店里卖。“优质大米、林下产品、乌苏里江开江鱼、赫哲族的民俗工艺品等,买家在网上下单,我当天就能用快递发走,开网店有奔头啊!”高飞喜滋滋地说。

2020年,全国共培育出60个业务量超千万件的快递服务现代农业金牌项目,总件量11.77亿件,助农销售总计655.18亿元。仅邮政快递业本身,2020年在农村地区新增的就业岗位就有15万个。

面临问题待破解

邮快合作、快快合作,多种合作模式各显其能

时下,快递进村好处多,却还有点难。

踏雪骑马送快件,看起来帅气,可其中的艰辛只有阿达克自己清楚。“从铁热克提乡到白哈巴村的30多公里山路,一进入冬季就变成冰雪山路,只能骑马。”阿达克说,30多公里冰雪山路得花3个多小时,一趟跋涉下来,手脚早已冻得发麻。

阿达克的经历并非个案,业务量不足、配送路线长、交通运输条件较差是快递进村面临的共同难题。

刘江分析,一方面,农村地区业务量较少,盈利能力不强,导致快递企业在乡村设点动力不足。另一方面,分散的人口、较长的路线、较高的运营成本又造成快递进村派送频率低,一定程度上制约了农村地区业务量的增长。

作为全国快递进村试点城市,广西防城港市将邮快合作作为突破点之一。“我们积极拓展邮政企业现有农村服务平台的功能,如乡镇邮政普遍服务营业场所、邮乐购站点、村级邮政服务站点等,以协议合作方式,开展农村快件代收代投服务。”广西邮政管理局有关负责人介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