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家口律师 - 上海退出十大拥堵城市,有何妙招?与持续开展的交通大整治密切相关,越来越

发布日期:2019-09-13   浏览数:69

近日,中国主要城市交通分析报告出炉,公布了2019年第二季度中国十大拥堵城市:重庆、哈尔滨、北京、长春、呼和浩特、大连、济南、沈阳、兰州、西宁。值得注意的是,去年排名第8的上海,退出了中国十大拥堵城市之列。

另一份统计数据也支撑了上海交通拥堵持续改观的现状和趋势:今年以来全市道路交通事故起数、死亡人数、受伤人数同比分别下降8.7%、13.2%、2.6%,未发生一次死亡5人以上交通事故。

不少市民很好奇,在治堵这一顽症上,上海究竟有何妙招呢?

很显然,这与上海持续4年开展的交通大整治密切相关,越来越多的交通参与者有了尊法、守法的自觉意识,文明、有序、礼让已成为道路通行的新风尚。

在这个常住人口超过2400万人,注册登记机动车总量超过400万辆、电动自行车超过900万辆的城市,当“教科书式”的交替通行纷纷获赞,当行人向礼让车辆致谢,每一名交通参与者的付出都收获了回馈。

高架下匝道下行不畅,如何治?

高架下匝道车辆行驶缓慢,经常影响高架主线道路通行,进而成了高架通行的一个个堵点。

针对全市高架104处存在“下行不畅”隐患的下匝道,公安交警部门进行分析研究后,最终形成了“高架下匝道‘下行保畅’工作手册”,制定“一点一方案”,同时“上下联动”确保主动脉畅通。

以本市东西向主动脉延安高架为例,延安高架日常车流量高,南侧西藏路下匝道通往延安东路、西藏路交叉口,亦是市中心流量大的主干道,附近还有人民广场等知名景点。遇下行不畅时,在市公安局指挥中心的指挥下,高架民警先行至下匝道口,加强执法管理力度,规范延安高架主线与南北高架汇入车流的通行秩序。

随后,黄浦公安分局的民警至延安东路、西藏路交叉口及延安东路、黄陂南路等相邻道路指挥疏导,采取通过控制延安东路地面车辆(利用延安东路主线道路资源),优先放行高架下匝道车辆的缓堵措施。一般情况下,采取措施后5-15分钟,下行不畅情况能有效缓解。

“通过微调绿信比,一个小动作,就可能在一个信号比当中放行50-100辆车。”据交警部门介绍。

在延安高架华山路下匝道,每到晚高峰从这里下高架往静安寺方向的车流量特别高,而且这里距离延东立交特别近,如果车辆下不去,对延东立交也会带来影响。

当民警发现这里车辆行驶速度缓慢,车流有所积压后,便会立即上报市局指挥中心,高架交警也会立即赶到下匝道处,加强现场疏导。

在接到市局指挥中心的指令后,静安交警一大队民警会立即赶赴离下匝道最近的延安中路、华山路交叉口,与路口执勤的交警辅警一起分列在路口的4个方向开展疏导,对华山路的车流临时控制,加大延安中路西向东车辆的引导,一般情况下,10分钟后,华山路下匝道车流拥堵警情就会解除。

马路上机动车违停,如何解决?

以往,上海的马路上几乎随处可见违停的机动车,但最近几年却大幅减少,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据上海公安交警部门介绍,为解决违停这一交通顽症,全市239条黄实线道路功不可没,目前基本实现“零违停”——一旦在黄实线道路违法停车,将被记3分、罚200元。

在严抓违停的同时,公安交警部门聚焦民生,改善交通环境,让黄实线设置更精细化、更人性化。

近年来,考虑到市民购物的便利性,越来越多的黄实线,为超市物流配送“网开一面”。位于宝山区淞南路459号的农工商超市门店门口,原先设有黄实线和电子警察,物流配送车辆因为停车和卸货没少“吃罚单”。宝山交警支队组织专人会同农工商超市工作人员,在对门店周边道路进行梳理和实地踏勘后,将门口不影响车辆通行的一段区域调整为“黄虚线”。

有堵就要有疏。为缓解出租车上下客难,公安交警部门设置了公交车站出租车上下客点3000余处;为缓解出租车司机就餐难问题,设置出租车司机就餐点40余处。

为了规范停车,缓解停车难问题,公安交警部门会同相关属地政府、职能部门,除了在有条件的道路增设时段性道路停车场、夜间道路停车场外,还积极挖潜,补建、增建停车设施,协调将闲置用地开辟为临时停车场,利用小区与周边商务办公楼、医院等停车需求时间的差异,错时利用、共享停车设施等,把各类停车设施充分利用起来。

目前,本市共设有道路停车场2300余处,泊位9万余个。其中,为缓解居住区停车难问题的夜间道路停车场116处,可停靠机动车约3300辆,缓解接送学生上下学难问题的临时道路停车场273处,可停靠机动车约5900辆。

区域交通通行效率,如何提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