蹊田夺牛 - 《反家庭暴力法》实施三年,济南家暴受害者仍面临困境

发布日期:2019-12-19   浏览数:129

▲资料图

近日,深圳一女子被男友从家追到楼道里暴打,引发热议。12月11日,深圳警方发布通告,家暴男子被拘5日并道歉。近年来,家暴事件屡屡发生,我们该如何应对家暴?新时报记者调查发现,目前济南部分家暴受害者法律意识提高,但维权时仍面临诸多困境。

孟雪已经躲回菏泽老家半年了。因为遭到家庭暴力,她不得不离开生活16年的济南,也快3个月没见到女儿了。

“做梦也想不到会落到这种地步。”同样因为家暴,济南槐荫区52岁的郑芳从家里躲出来1年多,她始终在为躲避丈夫的寻找发愁,她没听说过家庭暴力庇护所、人身安全保护令或伤情鉴定等可以帮她争取权益的场所或手段,就连当时被打的证据,她也难以找到。

人身安全保护令没有保护了他

3月14日晚一段2分钟的监控视频内,孟雪在办公室被丈夫先后用拳头、硬物和脚踹等击打近10次。在场的2名女童先后被吓哭。孟雪称,这次被打是丈夫不满她晚上带孩子在单位加班。

这不是孟雪第一次遭家暴。2011年,两人还是朋友关系时,孟雪提出分手,对方一拳打在她的胸口,她躺倒在地。“那次报警了,最后决定忍下来。”孟雪称,最近2年家暴次数升级。有一次是孟雪参加老乡群组织的聚会,还有一次孟雪接了一个外地朋友电话。被打后她的胳膊两个月抬不起来。

今年3月29日,孟雪在办公室遭家庭暴力后,向法院申请人身安全保护令。法院作出3个月内禁止男方殴打、威胁、骚扰和跟踪孟雪的裁定。4月19日早晨,孟雪回家取东西。“他把我拉进卧室、摁在地上,反背我的双手,掐我脖子,抢走并摔碎我的手机。把我包里的东西倒了一地,拿走我的车钥匙和证件。”孟雪说,民警很快赶到,当时她身上没有明显伤痕。

在孟雪看来,人身安全保护令没对她起到保护作用,“无形中成了对他的保护。他手里拿着法院发的裁定书,告诉民警‘有这个我不会打她’。”在遭到家暴后孟雪失去工作,丈夫一再换锁,她无法回家。最近半年多,孟雪只短暂见过女儿两次。而丈夫一直没有停止在微信上对孟雪的辱骂……

在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开的内容中查询, 从2016年至2018年底,由济南裁定的人身安全保护令仅7份。《反家庭暴力法》规定,人民法院作出人身安全保护令后应送达申请人、被申请人、公安机关以及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人身安全保护令由人民法院执行,公安机关以及居民委员会、村民委员会等应协助执行。

很多法律学者发现,人身安全保护令存在执行主体不明确、对被申请人监督机制欠缺和违反保护令法律责任较轻等问题,亟待解决。

为了孩子不愿离婚的母亲

孟雪最终选择了离婚,像她一样有勇气离婚的只是少数。和多数女性一样,家住济南南部山区的章倩决定不离婚、继续忍受家暴,这是为了孩子。

在毫无征兆的情况下,章倩的丈夫会拿起砖头往她头上拍,“往死里打。”民警告诉章倩,她丈夫的行为已达到行政拘留处罚的标准,但可能会影响子女以后政审,章倩犹豫了,她担心的是离婚后孩子没人管,也无法转学。

采访中多名律师表示,他们遇到的案件中,有很多女性和章倩一样有相似顾虑,她们担心丈夫受到行政处罚后,污点会影响孩子的未来。

年轻一些的女性遭遇家暴时,可以不需要考虑孩子,但离婚时可能遭到丈夫的威胁。孙女士和丈夫结婚半年,先后被丈夫打了七八次,有时打得鼻青脸肿,甚至被掐住脖子。“有一次打我,是因为我去参加招聘会。”丈夫不允许孙女士和其他异性说话。孙女士咨询该如何离婚,可一说起离婚,丈夫就会割腕或用言语威胁恐吓孙女士一家人。

最近3个月,拨打12345咨询家暴的市民有上百人,多数是受害者本人,也有父母、兄弟、同事、邻居,甚至有路人替遭到家暴者求助。遭到家暴的市民,九成以上为女性。

▲资料图

手足无措的“无知者”

即使下定决心离婚,被家暴过的女性也时常面临各种难题。济南历城区的吴女士多次遭家暴,在民政局离婚时丈夫反悔。她起诉至法院,法院没有立案,建议调解,并建议吴女士提供家暴后的出警记录,“法院没去派出所调取,需要律师调取。我请不起律师,请求法律援助需要贫困证明。”

结婚18年的倪女士,从结婚起就开始遭受家暴,为了孩子她选择隐忍。“现在孩子大了,支持我离婚。去过2次民政局,婚没离成,每次都被他拖回家打一顿。”离家快1年的倪女士,现在不知道该如何离婚,“无论去民政局还是法院,民警能陪着我吗?”

除了孟雪,10余名接受采访的家暴受害者,均未听说过家暴庇护所和人身安全保护令,报警后她们多不知道下一步该如何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