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证买火车票 - 我国刑侦一号案,头号悍匪白宝山,持枪杀害17人,背后原因是啥?

发布日期:2022-08-06   浏览数:98

原创 我国刑侦一号案,头号悍匪白宝山,持枪杀害17人,背后原因是啥?

2022-07-20 10:41 来源: 文君讲述

原标题:我国刑侦一号案,头号悍匪白宝山,持枪杀害17人,背后原因是啥?

他是开国以来最为凶残的悍匪之一,曾抢夺枪支,连续杀害17人,制造了数起震惊全国的大案,手段之残忍令人发指!

本期,为大家讲述,开国最凶残悍匪白宝山,背后的故事。

1997年8月19日,新疆乌鲁木齐的边境宾馆,有三名面色不善的罪犯,潜伏在一处房间内。

他们在经过几次昼伏夜出的查询盯梢后,盯上了这座“身价不菲”的宾馆,准备实施杀人抢劫。

原来,边境宾馆位于乌鲁木齐交易市场旁边,每天都有大量的有钱商贩带着现金住在这里,随时准备交易。

因此,三人很快就选定了这里,并趁着夜色潜入宾馆,开始大肆屠杀尚在睡梦中的商贩。

这必定是一个血腥的夜晚,经过一晚上的屠杀抢劫,三人一共杀死了7人,重伤了5人,并抢走了商贩身上多达140万元的现金。

而谋划这起案件的,正是悍匪白宝山。

1958年11月6日,白宝山出生于首都的一个贫穷的职工家庭。

由于父母每天都很忙,没有时间关爱和照顾他,因此他的童年生活并不幸福。然而更糟糕的是,同龄人还经常会借此讥笑他,不和他一起玩。

这种不幸的境遇无疑养成了他自卑的性格,而当他渐渐长大时,这种自卑也会随之演变成畸形的自傲,并对社会产生仇恨心理。

等到16岁能够做工之后,没怎么认真读书的他就中途辍学,进厂成为了一名装卸工。

当时他做出这份选择,仅仅是为了糊口罢了,但是上天往往就是喜欢作弄人,在厂里发生的两件事完全改变了他的一生。

首先第一件事,是当时正处于70年代,各个地方会组织一些民兵训练,尤其是厂子里,经常会安排工人熟悉枪支的使用。

而白宝山在熟悉枪支的过程中,凭借过人的天赋,很快就掌握了手枪、步枪等几乎所有枪支的使用技巧,并屡屡获得好成绩。

为此,当时厂里还给他颁发了自制的“预备役民兵奖”,鼓励他做一个为国为民的好战士。不过让所有人都没想到的是,他最后走的却是一条完全相反的道路。

其次第二件事,是白宝山按部就班地,和厂里的一名女工结了婚、生了两名孩子。

按照他自己的认罪口供,本来他是想好好过日子的,但奈何受生活所迫,生活开销越来越大,最终才不得不走上不归路。

然而即便有这种理由,这名犯下过滔天罪行的悍匪的话也不可信,每个人都有生活不顺的时候,但基本不会有人去犯罪,而他恰恰选择了这么做。

由于生活不顺,他开始选择小偷小摸,先是偷工人家属院的杂物,再偷家属院里的贵重物品,最后胆子越来越大,发展到偷运厂子里的工业器材,拿到黑市上去卖。

不过这种不劳而获、损害国家财产的罪恶行径,很快就被厂里发现了。

1983年5月,白宝山被扭送到了警察局,他也因此被判入狱14年,并且要远赴新疆石河子监狱服刑。

然而雪上加霜的是,他的妻子承受不了单人抚养的压力,说要给离婚并给孩子改姓,不愿让孩子背受小偷、劳改犯的骂名。

这则消息自然是让白宝山怒火中烧,从小没有父亲的他当然明白这种滋味,现在自己的孩子也要经受自己曾吃过的苦。

但是他对此却无能为力,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妻儿远去。生活的种种不幸,加上犯过罪、打过枪的经历,使得他想杀人的念头越来越强烈。

事实上,在服刑期间,他就已经动了杀心。

按监狱的规矩,新来的往往要服从老犯人,如果不服从就会吃不少苦头。

此时内心极度暴虐的白宝山,怎么可能会对老犯人言听计从?因此,其中一名老犯人李宝玉,总是找由头欺负他,让他做侮辱性的动作。

而他也不可能忍受这种侮辱,最终在一次放牛时找到了机会。当时他挥舞着锄头,一下打在了李宝玉的后脑勺,瞬间就将其给击倒了。

随即他又趁着黄昏将尸体掩埋到农场的一处偏僻土坡下面,并清扫好了现场。

李宝玉的突然消失,很快就引起了狱警的警觉,于是他们连夜提审了有着最大嫌疑的白宝山,并找到了一些线索。

但由于8、90年代没有先进的刑侦工具和技术,没能找到决定性的证据,所以最后只能不了了之。

加之当时白宝山劳改服刑态度良好,从不消极怠工,努力接受学习和教育,因此在1996年,他被提前一年刑满释放了。

但狱警不知道的是,在平静的水面下,其实暗流涌动。在服刑期间,白宝山还偷偷藏匿了一批子弹,计划出去之后拿出来“使用”。

以他的性格,这种“使用”,只有可能是用来杀人。

而事实也确实如此,出狱后的白宝山如同恶虎归林,开始了他罪恶的杀人生涯。

由于在监狱里度过了整整13年,所以跟社会已经脱节了的他,没能找到一份正经工作,只能在路边摆地摊勉强糊口。

这种贫困的生活,无疑加剧了他心中的暴力欲,最终,白宝山开始付诸行动了,而第一个遭受他的毒手的,是一名工厂的武警。

在进行了详细的侦查之后,白宝山趁着夜色和武警换防休息之机,用钢管把一名武警打晕,然后抢走了他的56式半自动步枪。

他把玩着这把熟悉的步枪,心中的欲望愈发高涨,他装填好在监狱里偷来的子弹,准备再“抢一些没抢过的人”。

而这一次的目标升级了,他谋划抢装甲兵司令部的哨兵。

同样是在一个黑漆漆的夜晚,同样是趁着换防之机,他拿着56式步枪,对准哨兵开了至少两枪。

响亮的枪声响彻夜空,装甲兵司令部瞬间就被惊动了,驻防的部队紧急出动,搜寻猖狂的罪犯。

白宝山看到引起了这么大的动静,连被打伤的哨兵的枪都不敢捡,连忙躲到了事先准备好的面包车里,开车逃离了现场。

此后他依然不死心,又作案杀死了一名哨兵,想要抢一把心心念念的全自动步枪,不过没有成功。

此后,已经引起警方重点关注的他选择了蛰伏,并且认识了一位同样有着强烈犯罪热情的女人,这就是他的罪恶情妇——谢宗芬。

在和谢宗芬同流合污后,白宝山随即进行了出狱后的第三次袭击作案。

他们来到解放军河北弹药库附近,合伙枪杀了两名驻防士兵,击伤了一名军官,最终抢到了一直念叨的81式全自动步枪。

3个月后,他们又用抢来的两把枪,在荒郊杀害了当地一名刚卖完货回来的女性,抢夺了6万多的现金。

不过抢来的6万多块,只是让白宝山和他的情妇逍遥了一阵子,很快他们便又陷入了没钱花的窘境。

此时的白宝山,觉得这样下去也不是办法,要么不干,要么就干一场大的,他决定策划一场轰动全国的大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