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手机号换了怎么办 - 38岁才子法官袁博病危!急需爱心捐款!

发布日期:2019-09-13   浏览数:135

2019年8月3日,袁博躺在上海市华山医院的病床上,他已经发不出任何声音了,苍白的脸上没有一丝血色,化疗后的疼痛让他整夜未眠,化疗同时也影响了他的食欲,他几乎吃不下任何东西,除了水。体内的肿瘤没有放过他,始终压迫着他的气管,让他呼吸困难。

护士走进病房给袁博抽血检查,前些日子他已经输血两次,因为指标不好。袁妈妈陪在一边,她的腿因为旧疾行走起来时常酸痛。五年前,袁博被查出患有鼻咽癌,整个家一下子陷入阴霾,袁爸爸情绪低落导致身体每况愈下,于一年前不幸去世。有一段日子,只要有人问起家里的事,袁妈妈就泪流不止。后来,袁妈妈慢慢收起眼泪,她不想让儿子更伤心,每当自己暗自哭泣时,只要袁博一出现,她就硬生生地把眼泪压回去,时间久了,连眼泪都哭不出来了。

“开饭了,大家来领饭!”病房外,送餐的师傅在喊。袁妈妈赶紧去领,然后小心翼翼地把饭菜盒盖好。

“饭菜要马上吃,凉了就不好吃了!”师傅说。袁妈妈看了看病床上的儿子,她何尝不想让儿子吃一点。

袁博,1982年4月出生,湖南人,父亲给他取名“博”是希望他长大后“知识渊博,读博士”,袁博不负重望,考上了北京大学攻读法学研究生,于2010年以优异的成绩进入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工作,3年后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法官)。此后,他又考上了同济大学的博士。

如果一切顺利,现在的袁博应该已经完成了博士学业,在知识产权审判的相关岗位上游刃有余地办案、调研、发表文章、参加研讨,也许还完成了人生中“筑巢引凤”的大事,但命运给他开了一个残酷的玩笑。

2014年,在一次体检中,袁博被诊断为“鼻咽癌”,那时的他只有33岁。噩耗几乎打垮了他,在接受了痛苦的现实后,袁博开始漫长的治疗,所幸癌细胞渐渐得到控制,与此同时,作为一名优秀的法官,一个出色的法律人,他继续研究法律,完成了5本法学专著,并在《人民司法》、《政治与法律》、《中华商标》等专业期刊上发表了论文数百篇。

然而,2018年,袁博原来的救治医院告诉他癌细胞已经扩散,无法提供后续治疗,请回家静养,不久,他的父亲病逝了。闻听此讯,上海二中院全力救助这位优秀的法官,积极联系顶级医疗专家团队为袁博制定治疗方案,北大上海校友会公益联合会也发起捐款倡议,让更多的同事和校友来帮助袁博,一切又往好的方向发展了,袁博的坚持和努力也感动了很多人。

但是,如今出现了更艰难的情况。今年春节以后,袁博的鼻咽癌开始转移至两肺和肺隔膜,多次化疗、放疗和射波刀导致他严重肺炎、喉咙失声,肿瘤放大压迫支气管,呼吸量剧减,无论是在医院还是家里,他都必须使用呼吸机辅助。

在别人来看只是一个普通的肺炎,对袁博而言却是性命攸关。近期,随着肿瘤进一步发展,袁博很容易疲劳,每天昏睡14小时,在医院进行的检查也犹如酷刑一般,让他生不如死,这位曾经坚强的法官在结束检查后抱着母亲痛哭不止,检查太痛苦了,但他还想活下去,还想陪伴母亲,他已经很努力了!

现在的袁博需要鼓励,需要支持,直到今天,他还在坚持写著作权法修订草案的文章,他太喜欢法律了,他太珍惜每一天能够看着朝阳升起,他想做的事情还有很多很多,只要时间足够!

目前,医院建议袁博采用免疫疗法,医药费全部自费,一次4万元,三周一次,一直进行下去。但袁博和袁妈妈在经济上已捉襟见肘了,2014年以来袁博一直患病,期间还有父亲的患病和去世,家里几乎没有什么积蓄,前期法院同事和北大校友的爱心捐款也已用去部分,目前手头的钱只够他进行仅仅三期治疗,只能维持9周左右的治疗。为了节省医疗费,袁妈妈连护工都舍不得请,但治疗费的紧缺已经迫在眉睫!

让我们一起来帮帮袁博吧,无论熟悉的还是陌生的人,袁博太年轻了,他一直在努力,不让病痛击垮自己的精神,用自己患病的肩膀努力为母亲撑起另一番天空。现在是袁博最需要帮助的时候,请伸出援助之手,让我们一起努力来留住这位好法官!谢谢您。

北大上海校友会已为袁博设立了以他本人为名的账户接受社会捐款,具体如下:

1、银行转账

户名:袁博

开户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上海闸北区柳营桥营业部

账号:6217992900044507957

2、支付宝转账

账户手机号码:18117280497

账户名:袁博

3、微信扫码转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