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需要哪些材料 - 一场23年的恩怨终结,张扣扣被执行死刑,他只对父亲说了五个字

发布日期:2019-12-18   浏览数:115

当时年幼、毫无能力保护母亲的他,只能一次次无声控诉:“是王家的老二(王校军)老三(王正军)一起打的我妈,然后王自新(王家父亲)还说往死里打,打死老子顶着……”

而在母亲惨死后,竟毫无隔离措施,就在数百村民众目睽睽之下,被公开开颅解剖验尸。13岁的张扣扣目睹了全过程。这丧失尊严、万分屈辱、血淋淋的场景,直叫他咬牙切齿、恨意横生。

当年案发时,是王家父子三人一起作案,但最后却只有未满18周岁的老三(王正军)一人受到了判罚。他被判故意伤害致死罪(难道不应该是故意杀人罪?)处以有期徒刑七年。而他的父亲和二哥竟啥事也没有。

更奇葩的是,参与群殴的王家老二和其母亲杨桂英,居然还是法官取证的重要证人,证言还被一一采纳。

张家要求王家赔偿25万元的诉求合情合理,一样被驳回。除了丧葬费,王家最后竟然只被判罚1500元作为赔偿。真是三观尽毁,一条人命就值1500?说难听点,哪怕一头猪一头牛,都不止这个价!

张扣扣的姐姐,之前在接受采访时就直言:“有很多人出来做假证,因为人家是当官的,在农村就是谁当官我向着谁说话。”

张扣扣说这么多年来,王家从没赔过礼道过歉。他说但凡王家有一丝悔过之意,也不至于发展到今天这步田地。

张扣扣愤慨说:“王家老大还经常向我挑衅。我有一次在家门口站着,王老大带着他老婆从我家门前过,挑衅我……停在我面前,冲我点头,用挑衅的眼神。我当时没有作出反应。”

人性之恶,可以恶到这等地步,

张扣扣坦言:“我不想有后顾之忧。当我妈死的时候,我就知道我会有今天这一天。我每年给我妈上坟,都会说要给妈妈报仇。成大事者,不拘小节。为了报仇,我不结婚,不想让我妈白死。”

在他隐忍22年之后,终于等来了机会。在2018年大年三十这天,他携刀手刃了王家父子三人。这一切结束之后,他对着苍天不停地喊:“22年了,妈妈,我终于替你报仇了……”

但在整个作案过程中,他并没有滥杀无辜,只惩罚了该死之人。在案发现场还有王家的女人和孩子,他没有杀害她们。他说:与你们无关,我只杀他们。冤有头,债有主。

作案后,张扣扣想看一次烟花。在看完烟花后,他便投案自首了。

2019年4月11日,陕西高院二审公开开庭审理上诉人张扣扣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一案。此前,一审法院以故意杀人、故意毁坏财物罪判处被告人张扣扣死刑。在经过6个多小时的庭审,合议庭当庭做出终审裁判:

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执行死刑。

也许看到这,你会觉得法律无情,但法律是站在绝对正义的一面的。法律之所以为我们尊重,令我们信赖,就在于它是有刚性、有硬度的规则。无论在什么样的条件下,无论有怎样的理由,只要明白无疑地触犯了法律,就得接受必然的后果,就没有任何余地讨价还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