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修纠纷 - 虚拟偶像代言产品出问题谁负责?律师解析虚拟主播虚拟偶像法律问题

发布日期:2022-08-05   浏览数:185

    □ 本报记者 韩丹东

    □ 本报实习生 樊晓雅

    大批虚拟主播、虚拟偶像开始直播带货;头部虚拟主播直播2.5小时收入百万元;因打赏方为未成年人,40多位虚拟主播收入被退款;虚拟女团因“中之人”(指操纵虚拟主播进行直播的人)退出陷入解约风波……近段时间以来,虚拟主播、虚拟偶像屡屡成为社会关注的热点。

    根据国内最大的二次元平台统计数据显示,去年8月前入驻的虚拟主播人数就已超过3.6万名。随着越来越多虚拟主播、虚拟偶像走上台前,参与各类经济活动,由此也产生了不少法律问题。

    虚拟主播、虚拟偶像代言出现问题责任如何划分?被打赏后需要纳税吗?“中之人”退出需要承担怎样的法律责任?带着这些问题,《法治日报》记者近日采访了多位律师。

    虚拟主播进行广告代言

    运营方须承担法律责任

    当下,不少虚拟主播、虚拟偶像开展了品牌代言、直播带货等活动。据统计,仅今年“618”购物节期间,就有超过30家品牌选择虚拟偶像或虚拟主播进行活动营销和直播带货等,涉及电子科技、时尚美妆、文化娱乐等诸多领域,为品牌营销增添新动力。

    那么,虚拟主播、虚拟偶像作为广告代言人,和真人代言在法律上有何不同,产品出现问题又如何承担责任呢?

    北京汇祥律师事务所数字经济与合规治理法律专委会主任乔木说,由于虚拟主播本身不具备法律上的人格,因此很多情况下法律责任无法由虚拟主播承担,而是由其背后运营主体承担。如果运营主体采用了外包主播方式,那么技术服务公司也可能承担一定的法律责任。

    “对于真人代言,我国广告法明确规定,广告代言人在广告中对商品、服务作推荐、证明,应当依据事实,符合本法和有关法律、行政法规规定,并不得为其未使用过的商品或者未接受过的服务作推荐、证明。但虚拟人由于虚拟特性,无法对商品进行使用,自然也无法按照广告法的规定履行相关责任。”乔木说。

    在泰和泰(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王振华看来,虚拟主播不是广告法规定的广告代言主体,根据广告法,广告代言人指广告主以外的,在广告中以自己的名义或者形象对商品、服务作推荐或证明的自然人、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因此,代言人的主体身份是自然人、法人或其他组织。

    “虚拟主播进行广告代言也应当遵守《互联网广告管理暂行办法》的规定,虚拟主播的实际运营方作为广告发布者应当对广告内容承担直接责任。”王振华提醒说,品牌方签约虚拟主播时应要求运营方提供知识产权权利证明,证明包括但不限于专利权、商标权、区块链等有关授权文件等。由虚拟主播代言,还涉及主体存续问题,所以判断其持续运行的风险十分必要。

    设定合理利益分配机制

    明确“中之人”权利义务

    今年5月,宣称“永不停播,永不塌房”的虚拟偶像陷入了一场风波,被视为“国内虚拟偶像天花板”的虚拟女团A-Soul,因珈乐“中之人”的退出,其公司宣布“珈乐”进入“直播休眠”。

    据了解,由于依靠真人动作和语言的虚拟偶像和其“中之人”高度绑定,一旦“中之人”退出,往往虚拟偶像就无法再继续直播。

    在这场解约风波中,一些粉丝不能接受心爱的偶像退出,通过翻阅“中之人”个人账号的动态,将“中之人”高强度工作和低收益情况曝出。在质疑虚拟偶像运营方的同时,“中之人”与运营方是何法律关系、“中之人”退出要不要承担法律责任等也成为粉丝讨论的热点。

    北京德和衡(上海)律师事务所合伙人邢芝凡分析说,如果双方是服务或其他综合性法律关系,扮演者和公司属于平等的合同法律关系主体,如果一方出现违约,另一方可以基于签订的合同向对方进行索赔,合同没有约定的,可以依据相关法律法规求偿。

    王振华说,若“中之人”与运营方存在劳动关系,可以视作普通劳动者,基于在劳动时间、工作强度、工作环境等方面产生的争议提请劳动仲裁后起诉运营方。伴随虚拟主播商业价值的攀升,“中之人”个人收入的提级合情合理。当虚拟偶像运营涉及的收益规模较大,鉴于“中之人”对该收益产生的贡献和影响,建议双方以平等主体的身份签订合作协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