董事会决议范本 - 【1+1法律援助】黄浦律师口述:法律援疆,却拯救了我

发布日期:2022-09-23   浏览数:94

以下文章来源于领导力闻谈录 ,作者洪猛

领导力闻谈录.

观察、记录领导者与领导力,陪伴领导者和组织持续成长。

士不可以不弘毅,任重而道远。

无论有多少人在抱怨生活,但是总有一些人奔走在路上。

认识洪律师很多年,非常赞叹他的敏捷才思、博学多闻、看问题的深度,以及满满的激情和正义感。

所以,当他决定去新疆做法律支援的时候,我并不感到意外。在人生的不同阶段,有些人总会做一些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我也特别好奇,他和同行的律师,会如何度过这人生中重要的一年。于是恳请他做一些记录,就有了今天的分享。

以下是他出发前后的内心感悟,读来令人感动。

我是一名“疆二代,”二十二年前从遥远的新疆来到了大城市上海,看到并部分学习到了我们上海律师同行先进及优秀的法律服务专业素养,并在这过程中我个人也实现了自己当初制定的“小目标”。

回头看看自己走过来时的路,就像我们每一个律师同行一样,上海的律师执业(创业)之路,充满着艰辛、努力、痛并快乐着。未来的律师之路如何走?如何让自己专业在新时代来临之前做一些调整,并迎合新时代的发展需要,我没有想好。

但对于司法部组织的“1+1”志愿者行动关注已久,一直想找机会去参与。

过去的一年时光,我一直在做这方面了解与准备。同时也想借助这个机会,让自己脚步慢下来,梳理一下过去二十多年从事律师之路的经验与心得,更愿意重新系统地学习一下法律,为援助地区提供合格的法律服务。

带着这样的想法,在今年疫情肆虐的四月上海,我毫不犹豫的向黄浦区司法局递交了到新疆的法律援助申请。记得当时出小区还得需要向所在居委会和物业公司报备,可见报名赴疆之决心。

在通过司法部1+1项目部各项审核后,我突然发现怎么到达援助地新疆,成了一个难题。

7月上旬是项目部规定要报到的时间,但上海与新疆两地还没有开通直航,于是我开始做各种攻略,研究从哪里转机不被当地隔离。

想从兰州转机,兰州“沦陷”了;想从西安转机,西安“沦陷”了;想从郑州转机,郑州“沦陷”了。最后决定从青海西宁转机飞乌鲁木齐,再从乌鲁木齐坐火车到达援助地新疆巴州和硕县,在路途上的种种惊心动魄的遭遇和各种复杂形式的核酸考验,等有机会再一一详说。

目前,来援助地和硕县近两个月了,但我有一种感觉,不是我帮助了当地多少,而感觉是他们帮助了我,帮助了我找回当年报考律师的初心,为什么去选择做律师?重新认识律师职业的使命和价值,感觉是他们拯救了我做律师的灵魂。

充分认识到大城市和小县城律师行业的区别,我真的在认真的思考一个问题,律师行业是不是应该完全商业化?它的社会价值怎么体现?我们与西方的律师同行到底差别在什么地方?即我国的律师和西方国家的律师区别在何处?尤其是党员律师,真的要承担起一部分社会公益职能,尽到为人民服务的宗旨。

我所在的和硕县法律援助中心就一个老同志,离退休年龄应该不会超过三年。他是司法局唯一一个有律师资格的人,所以当年就被领导从法院“借”过来,人事编制还不在司法局。

就是这样一个身体多病的老同志承担起全县的各委办局及国企等多部门的法律合规重担,我所观察到他的工作内容:全县各单位对外所有合同、协议的合法性审查;个案法律援助的安排;普法工作;信访接待;行政复议;全县行政规范性文件的合法性审查和备案工作;日常的法律咨询;日常的行政事务性工作;还有多的数不清的会议和学习。

我顿时就被震撼了,就这工作强度和工作量而言,这不是“人”能做到的事,这是“神”才能做的事,这是一个真正的共产党法律人内心信仰的坚守,才支撑他十几年如一日的走过来,结果就是累的全身都是病,抽屉里是各种的药。

这就是我上段所说的,是他们帮助了我,我从这位老同志身上学到的一种精神,一种无私奉献的法律人精神,而在大城市奋斗多年的我,已经不具备这个精神了,我要找回它。

这位老同志还特别客气,谦逊说:“你是大上海来的,名校读过书,见多识广,多带带我们进步,多帮助我们提高业务水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