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iefang - 曝王思聪被逼联姻 逼婚是否涉嫌违法?

发布日期:2019-12-19   浏览数:150

  【曝王思聪被逼联姻】12月13日,沉寂了近两个月的王思聪在社交网站上晒出和友人在北海道滑雪的照片,画风一如既往的“壕”。

  不过随后有网友曝光了在日本偶遇王思聪的照片,身边依然有漂亮的妹子陪伴,该网友还调侃道:“日本偶遇依然很潇洒”。从曝光的照片中看,王思聪依然是一副“太子爷”的做派,出门滑雪还带着4个“助理”帮忙拿装备。由此可见王思聪并没有因为限制高消费而降低生活标准。

  前段时间王思聪先是被列入失信名单,随后又“限制高消费”。各种关于“破产”,“倒闭”,“股权纠纷”的负面消息不绝于耳。但众所周知,王思聪的家底浑厚,如今虽然事业遇到了瓶颈,但显然生活没有收到影响,而且王思聪创业的第一桶金也是来自父亲王健林的赞助,现在王思聪面临清盘,王健林难道真的袖手旁观吗?

  近日,有知情网友爆料称,王思聪遭到逼婚联姻,对方还是个身材圆润的千金小姐。爆料中称,国民老公被家里介绍了一个门当户对的千金,国民老公家想和女方联姻,逼着国民老公和千金多接触,虽然国民老公对千金不来电,毕竟对方长得胖胖的,完全不符合国民老公的审美,但是女生的性格挺好,所以两人最近走得很近,算是朋友了。

  果然,有钱人也有很多身不由己的。法律对于婚姻是自由的,逼婚是否侵犯婚姻自由?

逼婚是否涉嫌违法?

  这个要具体来看,如果使用暴力手段,逼其就范的很可能构成犯罪。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认定标准:

  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与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的界限

  1.侵害的客体不同,本罪侵害的客体是复杂客体,但主要是公民的婚姻自由权利,而故意杀人罪、故意伤害罪侵害的客体是他人的健康权和生命权;

  2.在客观方面,使用暴力程度不同,本罪虽然也会使被害人遭受身体上的伤害和精神上的痛苦,但伤害程度一般不会很严重,而对于那种因干涉婚姻自由的目的不能实现,公然故意伤害或杀害被害人的,由于犯罪故意的内容和行为的性质都已发生了变化,应按故意伤害罪或故意杀人罪论处;

  3.在主观方面虽然都是直接故意,但故意的内容不同,本罪出于干涉他人婚姻自由的目的,不具有损害他人身体健康的直接故意,而故意伤害罪、故意杀人罪则具有损害他人身体健康或剥夺他人生命的意图。这种转化从法理上来说属于牵连犯的范畴。

  第三,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与抢亲行为的界限。对某些少数民族地区延续的抢亲习俗,不能视为犯罪,不以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论处;如果强行与之发生性关系的,按强奸罪论处。

  第四,若犯罪嫌疑人以非法拘禁的手段干涉他人婚姻自由的,应按下列原则处理:

  (1)如果以非法拘禁干涉他人婚姻自由,尚未造成严重后果,且被害人未向司法机关告发的,不宜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由于本法规定了告诉才处理的原则,在处理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与非法拘禁罪的想象竞合时,如果当事人未告诉,就不宜按通常的处理原则适用非法拘禁罪;如果当事人已告诉,则应按想象竞合犯处理,以非法拘禁罪论处。

  (2)如果以非法拘禁方法干涉他人婚姻自由,引起被害人死亡的,应以想象竞合犯的原则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这是因为,本法第257条规定,暴力干涉他人婚姻自由引起被害人死亡的,不在“告诉的才处理”之列。因此,出现这种情况的,应以想象竞合犯的原则处理。不过本条规定非法拘禁致人死亡的,处10年以上有期徒刑,本法第257条规定暴力干涉婚姻自由致人死亡的,法定刑为2年以上7年以下有期徒刑,二者相比较,前者为重,因此应适用非法拘禁罪的条款。但是,考虑到前者重得多,而且考虑到本法第257条的立法精神,在适用非法拘禁“致人死亡”的法定刑时,可适当取其轻者。

  (3)以非法拘禁方法干涉他人婚姻自由,致人重伤的,应视当事人是否告诉而分别处理:第一,当事人向司法机关告诉的,应按想象竞合犯的原则,以非法拘禁罪的基本构成的法定刑追究被告人的刑事责任,而不能以非法拘禁“致人重伤”的法定刑处理。这时因为本法第257条虽未指明暴力干涉婚姻自由致人重伤的应如何处理,但从该条第2款的规定看,只把“致使被害人死亡”这一情节作为加重构成,所以根据其立法原意,致人重伤的,也包括在本法第257条第1款即暴力干涉婚姻自由罪的基本构成中,属于“告诉的才处理”的范畴,第二,如果当事人未告诉的,就不应追究行为人的刑事责任。

暴力干涉婚姻自由怎么处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