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列车长骚扰女乘客 执法规定性骚扰会被拘留多久?诺成性法律行为

发布日期:2019-06-06   浏览数:65

  列车长骚扰熟睡的女乘客,还亲了女乘客一口,事后女乘客将此事发到微博上……事发后,列车长遭受降职降薪的处罚。列车长认为女乘客是“诬陷”,其行为侵犯了本人的名誉权,于是将女乘客起诉到法院。近日,这起案件终于有了成果。

  列车长称女乘客“诬陷”本人

  赵刚刚(化名)原是大连客运段一列车长。赵刚刚称,2017年8月6日,他在T130车次工作,袁女士当日乘坐了该次列车。列车抵达大连市火车站后,袁女士在微博上宣布载有诬陷本人“在我嘴上亲了一口”的内容,并向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大连客运段投诉,导致中国铁路沈阳局集团有限公司大连客运段作出对于本人降职降薪的处罚。

  赵刚刚认为袁女士的行为严重损害了本人的合法权益,于是他将袁女士起诉到法院,要求袁女士当即停止侵犯本人名誉权的行为;背后赔礼致歉,并经由过程在本市报纸登载致歉信的办法为其打消影响、复原名誉;同时要求袁女士赔偿精神损害抚慰金5000元。

  女乘客表示列车长骚扰本人

  对赵刚刚“诬陷”一说,袁女士并不认同。她表示,当天她乘坐T130号列车,从大庆上车去往大连,由于临时购票只买到站票,赵刚刚借以后补票便当为由与她互加微信,并在补票过程中曾问她“就一小我私家吗”,并安排分铺很永劫间,不顾女列车员的意见就将她安排到2号车厢15号中铺。“午夜12点钟后,我正熟睡中,赵刚刚借由说话怕吵到大家有意接近我,在我刚刚要说话时,他用手扳过我的头部,在我嘴上亲了一口。”袁女士说,事后她很惶恐,第二天在朋友追问下才将此事告知,“我在微信上要求赵刚刚向我致歉,赵刚刚言语恶劣,拒不致歉。”

  无奈,袁女士在2017年8月8日向大连铁路局12306投诉,并在2017年8月9日以小我私家微博宣布了关于《列车长性骚扰女乘客》一文。袁女士表示,本人所说属实,不构成赵刚刚所指出的名誉权问题。另外,袁女士说她的微博粉丝仅6人,此微博发送时长不足12个小时就已删除。她认为,赵刚刚的降职降薪是自愿行为,且系其公司内部的事情,与她无关。

  经考察女乘客反响情况属实

  法院审理查明,2017年8月6日,赵刚刚在T130次列车上为30岁的袁女士料理了卧铺补票。越日,袁女士与赵刚刚进行了微信联系并截屏,随后经由过程微博反响情况,并向大连客运站投诉。袁女士称赵刚刚将其特意安排在列车员专用苏息车厢,当晚趁机骚扰,要求赵刚刚致歉。

  赵刚刚的工作单位考察后认为袁女士反响属实。赵刚刚在上述事件发生后,亲自手写三份反省,自称“这件事情性子恶劣,造成了损掉大,然而组织不时在帮我解决,组织怎样处理我都认可,损掉我来承担,问题发生后,忏悔已晚,听组织和领导处理”,但均未正面回应是否有骚扰袁女士的事实。同年8月22日,大连客运段作出两份任免通知,第一份通知给予赵刚刚免职惩罚,惩罚期限为2017年8月22日至2019年8月21日,并免发三个月全部绩效人为;第二份通知免去赵刚刚列车长职务,改聘用其为列车员,并下调人为标准。同年9月1日,赵刚刚手写申请一份,内容为:“自己自愿调离大连客运段,到大连工作,遵从调配,易岗易薪。”经沈阳局公司批准,同年10月23日大连客运段作出两份任免通知,第一份通知免去赵刚刚列车员职务,第二份通知聘用赵刚刚进修桥梁工,并下调人为标准。

  列车长诉讼请求遭驳回

  法院认为,本案袁女士向赵刚刚的工作单位提出的投诉,已经该单位考察核实,虽然赵刚刚没有正面回应是否有骚扰被告的事实,但其接受处理决定,自愿易岗易薪,且袁女士提供的微信截图“我不是有意的”,可以认定赵刚刚有骚扰的事实。袁女士客观反响事实经过,使赵刚刚受到单位降职、降薪的处罚,没有造成对于其名誉权的侵害。

  金州区人民法院一审讯断,驳回赵刚刚的全部诉讼请求。

如何认定为性骚扰?

  1、行为的主观目的包孕性要求或者触及性的意图

  即行为者实施性骚扰的行为的主观方面必须含有性的目的,而这种行为又是为被侵害人所不欢迎、不愿意、不感兴趣的行为。然而,鉴于我国的国情,社会公共场合如车站、广场等大型场所往往由于条件有限,拥挤、擦撞在所难免,以是应该采取严格的认定标准。

  2、行为办法的认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