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9年遗弃儿子换鸡蛋 遗弃罪如何认定?诉诸法律

发布日期:2019-06-06   浏览数:177

  2018年7月18日的破晓4点半,家住南雄的市民邹某趁着天色还暗,便驾驶自家的男装摩托车,搭载妻子和6岁的儿子小锋(化名)来到南雄市社会福利院。

  他将其儿子遗弃在福利院门口后,对于儿子说道:“孩子,是爸爸妈妈对于不起你,我们家太穷了,你现在乖乖的在这儿等着,希望有好心人可以继续照顾你,你也不会受饿。”说完,邹某便头也不回的驾驶摩托车搭着妻子返回家中。而年幼、残疾的小锋并不知道父母已经放弃他了,只是呆呆的站在福利院门口手足无措。

  一个小时后,小锋被邻近出来晨练的住民发觉后抱进福利院询问,发觉孩子眼睛看不见也不会说话,怀疑是被父母遗弃了,便当即报警。数日后,邹某被警方抓获。

  这已经不是邹某第一次将儿子小锋送走了。

  早在儿子小锋刚诞生的时候,邹某便表现出对于小锋的不在意。由于小锋诞生时病弱,在保温箱住了一个月,接回家不到半个月,就被邹某以他人想要一个孩子过继为由,转手便将刚满月未几的小锋送去一个远房亲戚家。

  远房亲戚为了感激邹某夫妇,替邹某妻子支付了医药费,以及赠送了一些家养土鸡和鸡蛋便把孩子接走了。年幼的小锋还不知道本人被亲生父母用2只土鸡、80枚鸡蛋换去了别人家,甚至也没有在邹家落户取名字。

  养父母因故把孩子送回,但是却没想到……

  半年后,负责照顾小锋的家庭因为需要务农且人手不够,对于孩子的照顾也是应接不暇,便把小锋归还邹家。可是,回到邹家的小锋并没有得到亲生父母悉心的照顾。

  直到两个月后,在一次亲朋聚会中,之前负责照顾小锋的人家发觉小锋受伤没有医治,不忍心孩子吃苦便主动要求抱回孩子送去病院治疗。经过医生的诊断,小锋的智力发育低于同龄人,而且小锋身患残疾。面对于小锋的情况,这户人家的家境也无法给予小锋更好的照料,在小锋手臂骨折痊愈后,便将其送回了邹家。就这样,年幼的小锋在亲生父母与“养父母”之间来回推诿了泰半年时间。

  法院在审理过程中,被告人邹某在法庭上供述:“我每天要去工厂赢利养家,回到家还要照顾几个小孩,我老婆又有残疾、智力低下与人沟通未便,不能出去工作。这个儿子不只眼睛看不到、不会说话,走路也不便当,而且智力低下,生活还不能自理。平时就需要我帮他喂饭、上厕所,我这样亲力亲为的照顾他着实是太费事、太累了。”

  经过法官对于邹某的普法、教育,邹某这才慢慢交代送走孩子的初衷。邹某对于本人遗弃儿子的行为招供不讳,对于着法官后悔的说:“我家平时靠低保金和我每月2700元的打工收入维持生活。而且家里有患兔唇的大女儿,正在读书的大儿子,还有刚诞生几个月的小女儿,目前家里着实是没钱给小锋看病,这才想要把他送走,让别人去照顾,想着把他送去福利院至少还会给他一口饭吃。”

  邹某表示,如今已经知道了遗弃孩子的严重后果,此次接回儿子后,必然会好好照顾他,不会再把儿子送出去了。随后,邹某当庭写下了《不再违法犯罪保障书》,许诺会不时照顾好儿子,并补充小锋之前掉去的关爱。

  法院审理认为,被告人邹某对年幼、患病没有独立生活才能的人,负有抚养义务而拒绝抚养,情节恶劣,其行为已构成遗弃罪。鉴于被告人邹某归案后能如实供述本人的罪行,认罪悔罪,在量刑时予以从轻处罚,遂依法讯断邹某犯遗弃罪,判处有期徒刑1年,缓刑2年。

  宣判后,邹某对本人遗弃儿子的犯罪行为深感自责,更为本人没有尽到父亲的责任和义务觉得惭愧。

遗弃罪如何认定?

  遗弃罪(我国刑法第261条),是指对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才能的人,负有扶养义务而拒绝扶养,情节恶劣的行为。

  1、客体要件——本罪侵犯的客体是被害人在家庭成员中的对于等权利。对于象只限于年老、年幼、患病或者其他没有独立生活才能的家庭成员。我国婚姻法明确规定:“禁止家庭成员间的荼毒和遗弃。”并对于家庭成员之间应推行的扶养义务作了规定。有累赘才能而拒不推行扶养义务,就侵犯了年老、年幼、患病或者没有独立生活才能的人在家庭中的对于等权利。遗弃行为往往给被害人的生命、安康造成威胁,为舆论所不齿,也影响社会的安定团结。因此,同遗弃的犯罪行为作斗争,有助于造成一个少有所养,老有所依的良好的社会环境,有助于维护妇女、特别是儿童和白叟的合法权益。